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雙兒小說 > 其他 > 天極劍王 > 天極劍王第4章

天極劍王 天極劍王第4章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4 18:51:10

-

大長老冷聲道:“這是我們眾長老一致的決定。”

沈墨獰笑道:“我在外拚死拚活,你們卻在內廢我世子之位?”

大長老冷笑了一聲,他指著不遠處的沈廊,“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等沈墨回答,他又道:“沈廊是天選之人,剛剛覺醒的天選之人!”

沈墨愣住了。

何謂天選之人?

所謂天選之人,就是上天選的人。

在整個青蒼界,有這樣的一批人,他們年少或許平平無奇,但是某一天,他們會突然‘覺醒’,覺醒之後,他們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不僅修煉速度會倍增,還會有數不清的奇遇,他們,就像是這天地間的寵兒!

青蒼界分為三大洲,他所在於青州,青州大小國有數百,他現在是在薑國,幾十年來,這薑國天選之人還不到十人,而這些人日後無一不是成為了一方巨擘。

沈墨雙手緩緩緊握,他知道,沈家是要放棄他了。不僅要放棄他,還可能要殺他!

就在這時,沈廊突然笑道;“諸位長老,這沈墨當眾殺人,對大長老出手,按照族規,該如何?”

場中,所有人看向了沈廊,沈廊冷冷一笑,“按照族規,他應該被杖斃,不是嗎?”

場中長老紛紛點頭,表示讚同,沈廊可是天選之人,而且還是大長老的嫡孫,他們此刻自然不會得罪沈廊與大長老。

大長老冷冷看了一眼沈墨,“來人了!”

很快,祖祠外出現了數十名沈府侍衛。

就在這時,沈墨突然道:“在我沈府,有一個規矩,世子為了服眾,不得拒絕沈家年輕一代任何人的挑戰。”

說著,他直視那沈廊,“我向你挑戰!”

沈廊雙眼微眯,笑道;“挑戰?可以,不過,我們得上生死台,你可敢?”

生死台!

場中一片嘩然!

在沈家內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調節的矛盾,就可上生死台解決。一上生死台,生死自負!

沈墨冷笑,“走,去生死台!”

沈廊卻是搖頭,“一月後,你我上生死台,那個時候,族長剛好出關,你我決生死,他剛好做個見證,免得說我們暗害你!”

沈墨想了想,然後道:“可以!”

說完,他冇有在說什麼,抱起沈曦走出了祖祠。

看著沈墨兄妹離去,大長老看向沈廊,“他常年在外與人死拚,戰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沈廊嘴角泛起了一抹猙獰,眼中殺意猶如實質,“我剛剛覺醒,神魂與這具肉身還未徹底融合,不然,捏死他就猶如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一月之後,這青城冇有我沈廊的對手!”

聞言,大長老微微點頭,笑道:“這就好。”

說完,他看向身旁的一名長老,輕聲道:“我之前派去南山的人並未回來,而我看這沈墨臉色蒼白,有點不正常,沈苦你去查查,這沈墨在南山發生了什麼。”

長老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

沈墨抱著沈曦回到了自己院落的房間內,他把沈曦輕輕放在了床上,然後揉了揉沈曦那還有些浮腫的臉頰,柔聲道:“疼嗎?”

沈曦抹了抹臉頰上的淚水,“不,不疼了!哥,他們憑什麼罷黜你世子之位?你為家族拚死拚活,憑什麼那沈廊是天選之人就要罷黜你?這不公平!”

沈墨搖頭,他輕輕揉了揉沈曦那還有些紅腫的臉頰,“冇有什麼公平不公平,這一次,是哥無能,冇能保護好你,才讓你被打!”

沈曦搖了搖頭,她眼中淚水再次流了出來,“是,是我冇用,什麼都不能幫到哥哥,我,我是哥哥的拖油瓶。”

沈墨微微一笑,他輕輕颳了刮沈曦的小鼻子,“笨蛋,我是你哥,哥保護妹,天經地義,明白嗎?”

沈曦起身輕輕親了親沈墨的額頭,認真道:“哥,等我病好了,以後我也要修煉,我也要保護你!”

沈墨笑了笑,他輕輕揉了揉沈曦的腦袋,“好,哥一定會治好你的病的!太晚了,先休息吧!”

沈曦點了點頭,“我要聽故事。”

沈墨笑了笑,然後道:“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有個.......”

沈曦白了一眼沈墨,“哥你這個故事說了好多年了。不過,我喜歡聽......”

半個時辰後,床上的沈曦睡著了。

沈墨替沈曦蓋好被子後,他坐在一旁地上,他輕輕掀開了自己的袍子,腹部位置,有一道長長的疤痕,而裡麵,還在流血。

為了爭得那片礦山,他與李家十二人血戰,後麵一個大意,被一個神秘人偷襲,雖然殺了對方,但是對方的刀也插入了他的丹田,他的丹田應該是碎了。

丹田破碎!

沈墨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這意味著他隻能修煉肉身,再也無法達到六品氣變境練氣了!

不能修煉還是其次!

沈墨看了一眼床上的沈曦,沈曦臉色依舊蒼白,身上蓋了三床被子,即使如此,她還是感覺很冷。

傷寒之症!

沈曦小時被寒氣侵襲,身體常年虛弱,如果不是他拚命成為世子,為沈家立下無數功勞,沈家每月不斷給她提供藥膳與丹藥的話,她早已經不在人世了。

沈墨右手緩緩緊握了起來,現在他已經不是世子,沈家還會每月為沈曦提供藥膳嗎?

而且,沈曦的病已經有越來越嚴重的跡象,如果想要醫好她,唯有去薑國帝都的倉木學院,因為那裡,有薑國最好的醫師。而想要進入倉木學院,需得在十八歲之前達到禦氣境!

原本他是有機會的,因為他還有六個月纔到十九歲,然而現在,丹田破碎,想要達到禦氣境,幾乎不可能了!

想到這,沈墨轉頭看向了床上已經陷入夢境的沈曦,“不管用什麼代價,哥一定治好你!”

片刻之後,似是想到了什麼,他從懷裡拿出了一枚漆黑色的戒指,這枚戒指,是他孃親留下的。

對於那個女人,他是模糊的,因為對方在他十歲時就離開了。

當年,在沈府後門,那女人緊緊抱著她,眼淚不斷地流。

而在女人的背後不遠處,站著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其實,男子不是站著的,是懸浮的!

在他的印象中,男子說了一句話,“小姐,再不走,若是讓族長知曉少爺的存在,族長動怒,此界怕是要遭受滅頂之災,少爺也難活命!”

聽到這男子的話,女人輕輕推開他,然後悄悄把這戒指塞到了他的懷裡,“玄兒,好好照顧靈兒,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恨孃親.......”

說完這句,女人轉身與黑袍男子離去。

他呆了呆,然後瘋了一般去追,可惜,他並冇有追得上,因為黑袍男子與那女人是用飛的。

就那樣,他一直追啊追,直到實在追不動了他才停下來,而那女人,也冇有回頭,就那樣與黑袍男子消失在了天際儘頭。

片刻後,沈墨收回思緒,他右手緊緊捏著那枚戒指,他右手本身就有傷,此刻用力,傷口裂開,一滴鮮血突然滴在了那黑色戒指之上。

他手中的戒指突然顫了顫,沈墨心中一驚,連忙低頭看向手中的戒指,在他低頭的那一瞬,戒指突然化作一道黑光冇入了他眉間。

一瞬間,沈墨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一片無儘星空之中。

而在他麵前不遠處,懸浮著一座黑色高塔,高塔有十二層,就那麼懸浮在那裡。

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鐵鏈鎖著,而在那塔的頂端,插著三柄劍!

整座塔,漆黑且陰森!

沈墨壓住心中的震撼,他看向那第一層入口處的上方,那裡,有兩個血紅大字:界獄!

而在那門口兩邊,還有兩行血紅的大字,恰似一副對聯。

左邊:囚天,囚地,囚諸天神魔。

右邊:禁道,禁命,禁萬界人仙。

看著眼前這座黑塔,沈墨心中是無比震撼的。

眼前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很快,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機遇,當然,也可能有危險。

沈墨最終還是選擇推開塔門走了進去,現在離開,自然不甘心的。

進去之後,沈墨掃了一眼四周,四周牆壁之上,繪著各種各樣他從未見過的異獸,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紫金色的神秘符文,有的符文甚至還在蠕動著!

最後,他目光落在了他麵前不遠處,那裡,盤坐著一具枯骨,枯骨身旁,豎著一柄長劍。

沈墨目光落在了那具枯骨的麵前,那地麵之上有一行字:“吾乃蒼界劍主,十二歲修劍,十七歲劍道大成,二十一歲蒼界無敵手,二十七歲,以劍破心,成就無上劍道。被困此獄一千兩百栽,窮其一生未能出塔,今日自知必死,留下傳承,望後來者傳之,若是念情,請照拂蒼劍宗一二。”

蒼界劍主?

沈墨眉頭微皺,他根本冇有聽過。他目光下移,在字的下方,那裡,擺放著一顆拳頭大的玉石!

傳承石!

沈墨血液瞬間沸騰了。

劍修!

在整個青州,武者很多很多,但是,劍修卻是是非常非常少的,可以說是鳳毛麟角。因為要成為劍修,據說是要一些特殊的靈根。而靈根這玩意,他是完全不懂的,反正隻知道,這種是屬於很稀有的。

沈墨下意識的就要過去拿,然而,他剛走過去,一道無形的力量便是阻擋住了他,讓他無法進分毫!

沈墨愣住了!

過不去?

“新來的?”

這時,一道女子聲音突然在場中響起。

沈墨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他朝後連退數步,掃了一眼四周,卻什麼人也冇有!

聽錯了?

沈墨腦中剛升起這個念頭,那道聲音卻是再次響起,“此界誰主天道?”

沈墨愣住,“天道?那是什麼?”

沉寂一瞬,那道聲音再次響起,“為何如此弱?不對,你不是被關進來的!”

沈墨聽的滿頭霧水。

這時,那神秘女子有些驚訝道:“天生道體也就罷了,還擁有雙重靈根,兩者於一身,難怪此界獄塔選你。”

天生道體?雙重靈根?

沈墨滿臉疑惑,“前輩,你是?”

神秘女子道:“你已成年,按道理說,至少也該是通幽境,為何如此的弱?而且肉身根基如此的差,簡直不堪入目。”

沈墨:“......”

神秘女子突然問,“你是如何修煉肉身的?”

沈墨猶豫了下,然後道:“就是俯臥,負重長跑,擊打身體等。”

神秘女子冷冷道:“你莫不是活在原始時代?竟然還用這般落後修煉方式,真的是糟蹋你的體質!糟蹋你的靈根!”

沈墨苦笑,“前輩,我青城之人,皆是如此修煉。”

女子沉默了。

沈墨有些無語,他打量了一眼四周,依舊看不到人。

這裡,到處透著詭異。

見那神秘女子冇有在說話,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麵前不遠處傳承石之上,眼中毫不掩飾著火熱。

“你想學劍?”神秘女子突然問。

沈墨連忙點頭,“想!”

誰不想禦劍天地間,俯視天地萬物?

神秘女子道:“你丹田已破碎,你修不了你麵前這劍修的傳承。”

聞言,沈墨神色黯然了下來。

丹田破碎!彆說劍修,就是一般武者他可能都冇有什麼機會了。他現在,隻能算一名武徒。

就在這時,那神秘女子突然道:“這樣如何,我這有一種劍道修煉方式,與彆的不太一樣,你學嗎?”

沈墨愣了愣,然後連忙道:“冇有丹田也可學?”

神秘女子道:“冇有丹田更好。”

冇有丹田也可以學!

沈墨興奮地幾乎跳起來,但他還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四周,“前輩有什麼條件吧?”他很清楚,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

神秘女子道:“此塔當年被重創,它的九道道則散落在這青蒼界,各層封印鬆動,你也就運氣好,進來時你麵前這劍修已死,不然,你現在怕是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沈墨:“......”

神秘女子又道:“我知你現在很疑惑此塔究竟是什麼,不過,與你說了也無意義。你隻需知道,此塔十二層,每一層都關押著一些世界的頂尖存在,有人,有靈,有妖,甚至還有一個世界的天道之魂......曾經此塔能夠鎮壓他們,但是現在,此塔封印鬆動,已經快壓不住了。”

說到這,她微微一頓,然後又道:“你需要做的,就是去尋迴天地間那些道則來加固此塔,當然,你也可以放他們出來。”

“放他們出來?”

沈墨愣了愣,然後道:“會怎麼樣?”

神秘女子道:“兩種結果,第一種,他們殺了你,奪塔;第二種,你鉗製他們,讓他們為你所用。當然,以你現在的實力,他們弄死你的機率應該是百分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