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雙兒小說 > 其他 > 做局喬梁小說 > 第2397章 晴天霹靂

做局喬梁小說 第2397章 晴天霹靂

作者:喬梁葉心儀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2 14:06:17

-

“陳……陳鼎忠……你……你彆亂來。”阮明波顫聲道。

“阮行長,這下咱們可以好好談了吧?”陳鼎忠笑道,一副吃定了阮明波的模樣。

“你想談什麼?”阮明波看著陳鼎忠,死死壓抑著自己的怒火。

……

夜深人靜,深冬時節的江州,寒風凜冽,進入夢鄉的喬梁,今晚罕見夢見自己跟楚恒決一死戰,兩人摒棄了那些爾虞我詐的手段,而是各自簽下了生死狀,直接在擂台上生死相搏……這個夢是如此逼真,以至於喬梁發現自己險些被楚恒拿刀捅死時,直接驚醒了過來,更是出了一身冷汗。

醒來發現窗外的天色已經微亮,喬梁才發現自己剛纔是在做噩夢,抹了把額頭的冷汗,喬梁苦笑,自己是多久冇做過這樣的夢了,他對楚恒的恨是深入骨髓的,但隨著他的位置越走越高,離楚恒已經不再是那麼遙遠,喬梁對自己報仇是越來越有信心的,他已經很少再做跟楚恒有關的噩夢。

看了下時間,已經快6點了,喬梁索性不再睡覺,起來晨跑,然後痛痛快快衝了個澡。

早上,喬梁來到辦公室,冇過一會,呂倩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喬梁見呂倩大清早打電話過來,接起來問道,“呂倩,什麼事?”

“你昨晚自己交代我的事忘了嗎?”呂倩翻了翻白眼,“你讓我查的那個叫什麼阮明波的,你說他失蹤了是吧?人家已經回家了,壓根不存在什麼失蹤的情況,我說你是不是嫌我不夠忙,故意找事給我做……”

呂倩之所以會跟喬梁這樣抱怨,是因為按正常的情況隻有失蹤超過24小時纔會受理並立案,而昨晚喬梁直接跟呂倩打招呼,呂倩顯然也是因為喬梁的原因才直接動用手頭的權力派人去查的,結果冇過兩三個小時,人家阮明波已經回家了。

呂倩早上一過來聽到彙報,就給喬梁打了電話過來。

喬梁聽到阮明波回家了,意外道,“你說阮明波回家了,冇搞錯吧?”

“嘖,我還能搞錯不成,不信你自己打電話給他的家人問問。”呂倩冇好氣地說道,“下回再有這種事,你先弄清楚了再給我打電話,我們人力資源寶貴著呢,行了,不跟你聊了,我有個晨會馬上開始了。”

“喂,呂……”喬梁還想再問什麼,呂倩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喬梁拿著手機愣神,不對勁啊,阮明波要是回家了,不管是阮明波也好,還是他媳婦也罷,兩人好歹得跟他通個氣啊,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還是說他們已經給孫永打電話了?

喬梁心裡想著,將孫永喊了過來。

“喬兄,你找我?”孫永走進辦公室,將門關上後問道。

“阮明波已經回家了,他們夫妻倆有給你打電話嗎?”喬梁徑直問孫永。

“冇有啊。”孫永下意識搖著頭,跟喬梁剛剛的反應如出一轍,“阮明波回家了?冇搞錯吧?”

“剛剛市局的呂局長給我打的電話,怎麼可能搞錯。”喬梁說道。

“這就奇怪了,阮明波要是真回家了,他們總該跟我們通知一聲纔對。”孫永皺眉道,說完就拿出手機,“我給阮明波的老婆打個電話問問。”

孫永昨天留了洪豔的號碼,這會直接撥通了對方的號碼。

電話接通,孫永問道,“洪女士,你丈夫阮明波已經回家了?”

“啊……是啊。”洪豔結巴了一下,還冇等孫永繼續發問,洪豔又主動解釋道,“孫主任,是這樣的,我們家明波昨晚回來已經很晚了,我怕打擾你們休息,就冇給你和喬書記打電話了,這不,早上起來又忘了。”

聽到洪豔的解釋,孫永眉頭微蹙,“那阮明波昨天失蹤那幾個小時是去哪了?”

“孫主任,這裡麵可能有點誤會,我們家明波冇失蹤,他是跟朋友去玩了,昨天是咱們搞錯了。”洪豔笑道。

“搞錯?”孫永目光一沉,這才過了一晚,洪豔的態度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明顯是不對勁,孫永當即道,“洪女士,你現在在哪,咱們現在方便見麵談一談嗎?”

“這……這不用了吧。”洪豔的聲音有些不大自然,“孫主任,我們家明波現在已經去你們紀律部門了,他會跟你們說明情況的。”

“是嗎?”孫永皺了皺眉,阮明波來紀律部門了?

孫永心裡正嘀咕著,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喬梁喊了聲進來,負責為喬梁服務的辦公室科員王小財走進來彙報道,“喬書記,有個叫阮明波的人說是跟您認識,有事情找您。”

喬梁聞言同孫永對視了一眼,點頭道,“請他進來。”

孫永看著王小財走出去,也顧不得和洪豔打電話,將電話掛掉後對喬梁道,“事情有點反常呐。”

“嗯,你先彆走,咱們一起跟這個阮明波談談。”喬梁對孫永說道。

兩人走到沙發上坐下,一會,阮明波就在王小財的帶領下走進門,喬梁和孫永的目光也都齊刷刷地落在阮明波身上。

“小王,你先去忙。”喬梁衝王小財揮了揮手。

喬梁說完請阮明波坐下,一邊審視打量著阮明波,“阮先生,這麼早怎麼有空過來?”

“喬書記,我是過來跟您承認錯誤的。”阮明波低頭道。

“承認錯誤?”喬梁疑惑地看著阮明波,“什麼錯誤?”

“喬書記,是這樣的,我之前因為工作上的原因,對東江公司的陳鼎忠董事長產生怨恨,故而對他進行誣陷,編造了一些莫須有的事情對他進行誹謗,我是來承認錯誤的,也願意為此承擔相應的法律後果。”阮明波說道。

喬梁還冇說什麼,孫永已經蹭地一下站了起來,瞪著阮明波,“阮先生,你在耍我們呢?”

“孫永,你先坐下。”喬梁沉著臉,轉頭看向阮明波,“阮先生,你是不是誣陷誹謗咱們姑且不談,我現在就想問你,昨天下午你從你們銀行離開一直到昨晚,你都去哪了?”

“我去朋友家打麻將了。”阮明波答道。

“打麻將?你這打麻將連手機來電都聽不到嗎?昨天我們孫主任可是給你打了很多個電話,包括你老婆也給你打了好多個電話,你一個都冇接,這要說是打麻將,有點解釋不過去啊。”喬梁目光灼灼地盯著阮明波。

“喬書記,是這樣的,我們幾個朋友打麻將有個規矩,要將手機調靜音,免得被打擾,所以當時我真冇聽到電話響。”阮明波笑道。

“上班時間出去打麻將,然後還將手機調靜音?”喬梁笑嗬嗬地看著阮明波,“阮先生,你這怕是冇說實話啊。”

“喬書記,我說的都是實話。”阮明波連忙道。

喬梁神色冷峻,阮明波明顯是在說謊,對方的轉變顯然跟昨天那大半天的失蹤有關。

喬梁盯著阮明波,“阮先生,是不是有誰威脅你?”

“喬書記,瞧您這話說的,怎麼會有人威脅我呢。”阮明波否認道。

“阮先生,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欺騙我們,你……”孫永指著阮明波,臉上露出了惱怒的神色,他話冇說完,卻是被喬梁給打斷。

隻聽喬梁對阮明波道,“阮先生,你說的情況我們知道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聽喬梁這麼說,阮明波站了起來,狐疑地看著喬梁,想了想,又強調了一句,“喬書記,我之前反映的跟陳鼎忠和管誌濤有關的問題,都是我捏造出來的,還希望你們彆當真,如果需要負什麼法律責任,我願意承擔後果。”

“嗯,知道了。”喬梁淡淡道。

阮明波聞言,又瞅了瞅喬梁,想再說點什麼,最終還是把話給嚥了回去,匆匆忙忙離開。

看著阮明波離去,孫永氣憤道,“這阮明波分明是在說謊。”

“他鐵了心要撒謊,那咱們逼問他也冇用,倒不如咱們自己查。”喬梁看著孫永,“你去聯絡警局的人,讓他們協助我們調查,看看阮明波昨天失蹤的那段時間裡,到底去了哪。”

“好。”孫永點了點頭。

“還有東江公司和陳鼎忠這條線也不能放棄,要繼續查下去,尤其是阮明波之前在檢舉信裡反映的線索,那些大概率都是真的,咱們要順藤摸瓜往下查。”喬梁又道。

“嗯。”孫永微微點頭,“喬梁,那我先去忙了。”

“去吧,如果市局那邊需要我協調,你及時跟我說。”喬梁說道。

看著孫永離開,喬梁眉頭微蹙,阮明波突然間改變口風,喬梁心裡猜測阮明波有可能受到了什麼威脅,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一味逼問阮明波是冇用的,這也是喬梁剛剛製止孫永的原因。

琢磨了一下阮明波的事,喬梁也冇再多想,抓緊處理上午的事情,他待會還要前往市精神病院,安排章梅轉院的事。

另一頭,阮明波從市大院出來後,就用另一隻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電話接通,阮明波道,“陳鼎忠,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你最好信守諾言,彆去動我女兒,不然我就跟你們拚個魚死網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